|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入狱的《魔道祖师》作者袁依楣转型的耽美写手
发布时间:2021-11-25        浏览次数: 次        

  双十一当天,新浪娱乐发布了一条微博:“墨香铜臭非法经营案一审判决不公开”。由此微博,普通大众才知道在2019年暑期档爆火爆的电视剧《陈情令》,是由一本耽美小说改编而来,而原小说作者墨香铜臭已经进了监狱。

  小说的改编剧火了,小说的动画版火了,小说影视化后的演员火了,小说的作者坐牢了。不得不说,也算国内独一份。

  墨香铜臭算是出道即红的写手,如果单从作品来看,几本小说也就是正常的耽美小说水平,没有书粉吹得那么高,也没有其反对者说得那么坏。但她小说影视化后的《陈情令》算是目前国内影视圈耽改剧收益的顶峰,不算剧在腾讯的点击率,单单是剧播完后的演员演唱会门票,就被炒到了上万的价格,由小见大,可知墨香铜臭作为写手的商业价值是被资本认可的。她的《天官赐福》影视化改编权已被克顿传媒购得,坊间传闻其版权交易价格高达上千万。

  上千万的版权费在如今IP潮退之时可算巨资,马伯庸这种知名网络写手的影视化版权价格才能与之抗衡。钱帛动人心,当一开始还是少数人群中流传的耽美小说可以影视化,并有获得巨额金钱的潜力时,平台和写手都会想将手中的作品兑换成真金白银。

  早期的耽美写手是很难靠自己写的耽美小说赚到钱,大多靠为爱发电,“顺便”卖个个人志。到后期个人志成了写手赚钱的主要途径,收费网站的稿费对于职业写手来讲太低了,很多写手的小说也不可能获得书号走正经出版,那么有更好的赚钱途径,为何而不为?基本上现在出名的耽美写手早期几乎都有过出个人志的经历。

  但出个人志有很大的风险,一个风险是非法经营,另一个风险是很多耽美小说会有“涉黄”的嫌疑。鉴于已有天一、深海、墨香铜臭、少年A等人被判刑的前例,耽美小说圈的大小写手们难免感到瑟瑟发抖,已经“上岸”的耽美写手也很难肯定说自己不会被抓走。毕竟现阶段我国的非法经营和非法出版罪某种意义上算是“口袋罪”。

  上面天威难测,底下难免各种揣测和阴谋论。出过个人志的写手那么多,数目和金额都超过上述判刑写手的又不是没有,被“对家”举报的也不少,那么抓她们几位,到底是为了树立典型,还是背后有什么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是为了简单的“反同”,要知道国内同性社交软件Blued已上市,明明白白男男恋的同志剧《亲爱的先生》最近也在Blued直播间里播出。

  正经出版是很难,出个人志的路又被堵死,影视化后也有下架的风险,平台抽成后自己获益不多。那么当职业耽美写手的前景和收益就不那么乐观了。

  可想继续用笔吃这碗饭的人该怎么办?不少老牌写手给出了答案——进影视圈,当编剧,当制片人。

  柴鸡蛋胆肥“运”好,《上瘾》虽然被大家称为保定爱情故事,但她一口气捧出了黄景瑜、许魏洲两个“蛋男郎”,这两位现在在娱乐圈混出的成绩也有柴鸡蛋的一份功劳,没有她,就没有他和他嘛。

  捧人有成绩,靠剧也赚了不少钱,柴鸡蛋当年就摇身一变,成了漫画《19天》和起点小说《星辰变》影视化的编剧,一时间,风光无量。

  尝到甜头的柴鸡蛋没有停下,今年上半年自己不但上了热搜,让大家“误认为”她跟许魏洲有矛盾,还在5月份让自己的新剧《百里挑一》在优酷独播上线,主打擦线腐和男男CP。从单纯的耽美写手身份转变成影视剧编剧和制作人的柴鸡蛋算是成功转型成了主流人士。

  风弄,年龄不详,写文特点是能肉能虐,还特能搞长篇耽美小说,算是早期的头牌耽美写手之一。可惜耽美影视化的浪潮并没有带给她多少甜头,比后起之秀慢了几拍的风弄,其《蝙蝠》、《金玉王朝》、《凤于九天》的影视化,让书粉感到不靠谱之余,风弄自己也没多满意,《凤于九天》就闹出剧开机而风弄发博宣称自己不知开机的事件,算得上是开局不利。

  自己的小说影视化不顺利,但可以先进影视圈当编剧呀。估计风弄的书粉也没想到有一天能看到风弄的大名出现在于正的剧里。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