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構建新發展格局:長三角探索建立環境執法聯動
发布时间:2021-11-21        浏览次数: 次        

  長三角地區是長江經濟帶的龍頭,不僅要在經濟發展上走在前列,也要在生態保護和建設上帶好頭。作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夯實長三角地區綠色發展基礎至關重要。

  在太湖流域,浙江省湖州市通過與江蘇無錫、蘇州等地建立聯動機制,在藍藻治理領域實現了聯防聯控,並在環保其他領域向著深度一體化全面探索。如今,在太湖沿岸,水清魚鮮,當地群眾的幸福感和獲得感與日俱增。

  冬季,天陰。記者來到太湖邊,但見太湖水色茫茫。雖說是湖,卻一眼望不到邊。水天一色,更顯遼闊。

  近些年,太湖一直在“變”,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太湖街道新塘村村民周現如對此感受很深。從湖邊走兩分鐘,便到了他家。小時候,他就跟隨父輩在太湖裡捕魚。現在,他則在離太湖3公裡的地方,承包了50畝魚塘進行淡水養殖。

  去他的養殖場看看。規模可不小——一片片水網格裡,蝦蟹翻騰。“我主要養河蝦和太湖蟹,養殖用水都是太湖水。”攀談中,周現如給記者透了底:去年養殖已收入50多萬元,今年春節期間,河蝦和太湖蟹還將迎來一個銷售高峰,預計能收入20多萬元。

  “都是因為現在太湖水好,養的河蝦、湖蟹的質量都提高了很多。這幾年江蘇和我們浙江聯合起來保護太湖,不然太湖水還要回到老樣子。”周現如說道。

  在周現如的記憶裡,那個時候的藍藻,可愁壞了不少湖邊村民。一到夏天,摸一下岸邊的水,整個手都是藍綠色的。而湖裡散發出來的異味,更是在幾裡外都能聞到。周現如跟著父親捕魚,都要開個把小時的船,而且捕到的魚的品種和數量也越來越少。

  舊事已遠,但現在提起,周現如仍然不由地皺起眉頭來。撈起一尾魚,周現如麻利地收拾起來,干著手上的活計,仍忍不住吐槽起過往:“早些年,太湖水質差,魚都有股濃濃的土腥味,用再多的醬油調料都很難蓋住。最慘淡的時候,這些魚隻能低價賣給魚飼料廠家。”

  請周現如談現在的情況,他總是講起從前:對我們這些養殖戶來說,最麻煩的時候,養殖的水要去周邊一些清澈的漾蕩裡接。這樣一來,很多人被迫棄養了。

  去政府部門投訴,但一番折騰后,村民們發現“政府也為難”——環太湖有成千上萬家企業,有的問題涉及省際溝通協作,已經超出屬地政府的管轄范圍,根本不好查。

  但這幾年,環太湖城市間開始了協作,政府更是加大了對太湖的治理。這樣,周現如又看到了希望。

  為了治理入湖水質,長興縣從企業入手,搬離、關閉沿岸企業,並要求沿太湖幾個鄉鎮(街道、園區)所有企業的污水進行規范處理。針對周邊農業種植,控制農業面源污染,嚴格控制農藥、化肥尤其是氮肥以及農膜的超量使用。2014年開始,長興又對沿岸的居民生活污水進行治理,做到所有生活污水截污納管和雨污分流。

  這兩年,太湖水質好了很多。有村民又喜歡在湖邊散步了,夏天空氣中不再有臭味。消失很久的甲魚、鰻魚等開始回歸,很多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水鳥也飛到太湖邊繁衍棲息。

  外地游客的感受則更為直觀。以前夏秋季節,游客壓根兒不能到太湖邊來,因為湖風吹來的盡是一些怪味。現在怪味沒了,沿湖景觀設施都建起來了,長興縣20多公裡的沿湖綠道供人們步行,成了太湖的一處新風景。此外,在這條環太湖黃金湖岸線上,還陸續建成了太湖博物館、太湖龍之夢、太湖風情街、太湖古木館等一系列高端的旅游休閑項目。

  “沒有政府鐵腕治理,沒有城市之間一起治理,我看太湖很難治好。當然,我們村民也有功勞。”周現如笑道。邊說著話,他邊把魚的處理物扔到了廚余垃圾桶中。“現在,縣裡對農村生活垃圾實施分類管理,村裡還配齊保潔員、清運車,規范收運,生活垃圾長時間露天堆放的問題也沒有了。我們現在是污水有納管處理,垃圾有分類管理,整個村庄環境越來越美了。”

  現在,太湖生態好了、水產質量高了、村民們錢賺得更多了。周現如說:“一句話,讓我們這些生活在太湖邊的村民越來越有奔頭了。”

  聊著天,周現如的手上功夫卻沒停。很快,清水太湖魚就做好了。大家湊上一聞:嗯,確實香。

  1月18日上午9時,浙江省湖州市治水辦下屬的藍藻辦副主任孫逾越打開電腦,收到了一份關於太湖流域的水文信息。信息是江蘇省無錫市治水辦藍藻辦負責人陳旭清發來的。

  從事水利工作近40年,孫逾越對太湖藍藻太熟悉了。孫逾越說,前些年,環太湖的城市各自為戰,總是被藍藻“打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后,湖州與環太湖的城市建立了藍藻治理聯動處理機制,現在已經著手標本同治了。

  處理好案頭工作,孫逾越便和治水辦的同事們一起驅車來到太湖邊,了解前期太湖邊種植蘆葦的成果。

  望著茫茫太湖,孫逾越講起以往湖州單打獨斗戰藍藻的日子。就在2018年10月,太湖水倒灌為湖州帶來了無數藍藻。最后,在多方緊急調配下,40多艘打撈船集結在一片“綠油油”的湖面上,經過數天打撈才將900立方米藍藻清除干淨。

  這次藍藻暴發,也讓孫逾越反思:藍藻防控有沒有更為先進的經驗?為此,他們來到無錫學習考察。一經了解才發現,江蘇在防控技術方面的探索確實走在了前面。

  面對聯防聯治的建議,雙方很快達成一致:兩地間的氣象、水文、衛星遙感、水質監測、無人機航拍與人工巡查數據,實施共享。

  “嗚——”引擎啟動,無人船在治水辦工作人員的操控下起航,很快駛向了遠方,畫面則連續不斷地傳了回來。孫逾越介紹:“現在我們在無錫的協助下,也實現了利用無人機、無人船等工具,通過這些設備就可以及時研判,實施關閘調水、封航封船和集中打撈等工作。”

  不僅設備數據共享,兩地間的人員、船隻也實現了“共享”。受季風影響,無錫暴發藍藻是上半年,湖州則是9、10月份。所以這幾年,湖州上半年會把打撈船浩浩蕩蕩開往無錫,幫無錫打撈,下半年則反之。

  跟著孫逾越巡湖的時候,記者還遇到了湖州市吳興區生態環境保護綜合行政執法隊副隊長施良,談起“聯防聯控”,他也有很深的體會。

  “湖州和江蘇有很多區域是交錯的。有企業趁機打起了擦邊球——將垃圾倒在了交界處。”施良說:“我們去查訪,卻發現企業是江蘇省管轄。當時還沒有聯動機制。隻好按照流程層層上報——由湖州市局上報至省廳,再傳至生態環境部平台,再轉交江蘇省辦理,再層層下派。處理速度慢。”

  施良介紹了此前處理的一個案件:2020年5月29日,接群眾反映漾西曙光村存在小化工生產,氣味刺鼻。施良立刻趕去現場查看,發現該區域從地理位置上看,已經越過了江蘇界。企業主說,我們是江蘇的企業,你們可不能跨區執法。誰知道,他話音未落,施良當場聯系了吳江區生態環境分局的工作人員……在聯動機制下,經雙方確認,公安機關同兩地生態環境部門,成功切斷一條長期盤踞在長三角一帶的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利益鏈,形成了極大震懾效應。

  現在,因為有了聯動機制,長三角城市之間的生態處理工作順暢多了。各城市間互通信息,且在執法上做到了同步,以前雙方管轄權爭議及調查取証困難的情況也得到了解決。一大批跨省的環境案件得到處理,百姓投訴的事也少了很多。